<dl id="dqxfx"></dl>
<dl id="dqxfx"><ins id="dqxfx"></ins></dl>

<progress id="dqxfx"><span id="dqxfx"></span></progress>
    <em id="dqxfx"></em>

    <delect id="dqxfx"><ins id="dqxfx"></ins></delect>

    <dl id="dqxfx"></dl>
   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
    返回列表 發新帖

    乾縣王小利:那烙進靈魂深處的鄉村古戲樓

    [復制鏈接] 0
    回復
    562
    查看
   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    匿名
    樓主
    匿名  發表于 2018-10-31 09:47:03 | 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 閱讀模式

    作者 偶然回眸(王小利)

    今日看賈平凹藝術群發布的信息,說長安縣劇團新劇《關中曉月》得到新華社推介,我忽然就想到村里的古戲樓。


    % @1 ~. }/ h& H- @9 Q6 R! n5 m

    說它古,也不古,近些年經過翻修后也就是水泥塊。但我更想念小時候的戲樓。小時候的戲樓,現在想來,似乎破破爛爛,經年積久的青苔一層一層剝落,如干澀的墨痕,韻在戲樓的渾身上下,顯得臟兮兮的,但這些卻并不重要,重要的,是那高高漏空的房頂上瑟瑟抖動的酸酸草,積年如墨的苔痕,屋脊上展翅起舞的如飛鳳一般的裝飾物件。而在四圍的外墻壁上,似乎有類似廟宇里飛天,荷花,云霞等的雕刻的殘痕,雖然年久日深的脫落,讓它失掉往日的光華,但殘存的指骨眉痕,就像穿越時空的秦腔嗩喇,裹協著西北高原的風,在你腦海中掀起高亢的音符,把悲愴與慷慨隨著秦腔的花臉吼出胸膛!暢快,此刻的想象,就像小時候圍著高高的戲臺,摸著那臺子底部殘存的斷痕,歡喜而激動,急切地等待戲的開演!

    $ X1 P) {7 F6 ]. w

    小時候啊,真的喜歡看戲。因為能看的,經常只有戲了。因為村中就有一大批能唱戲的人,還有自發而成的劇團,經常培養后生小輩,排演新戲,而我們這些小孩子,圍站在旁邊,懷首羨慕的心情,看那些被選中的人,畫上好看的臉譜,穿上鮮艷美麗的服裝,瞬間會從一個渾身泥土,打滿布丁,整天提著糞籠拾柴打草的鄉野小姑娘或小子,變成一個唇紅齒白,英氣筆挺或花枝招展的公子哥或小姐。那時候,覺得他們好漂亮,好威風,就像《鍘美案》中的公主,往那一坐,嘴一嘬,臉一沉,頭一搖,眼一翻,那頭上的釵啊,鳳啊都顫顫的搖抖,而那花臉的包公就得作揖,還瑟瑟發抖,那黑袍頂頭長長的白色水袖,隨手上揚,翻過胳膊外搭,雙掌一搭,頭一低,頭上官帽的雙翅就忽閃忽閃的上下閃動。那時候,就覺得那抖動的雙翅最有趣。它是怎么動起來的?于是回家就找廢紙,疊帽子,可那用竹棍插紙做的帽翅,卻怎么也搖動不起,所以常常泄氣。如今看古裝戲,甚或還懷疑明代官員的帽翅怎么不那么輕盈會動呢,怎么不像唱戲呢?


    + F1 O4 _+ Y/ |! e

    村中的古戲樓,看過很多讓人開懷大笑的戲,讓人正義激蕩的戲,現在還記得的,有《殺狗勸妻》《柜中緣》《鍘美案》《紫金釵》等。現在也還記得那個演老婆婆的司丁民老爺爺(當時老不老都忘了,但臺上總是老,就叫他老爺爺了),搞笑幽默,憊賴頑皮,最活靈活現的角色都他演的。他總能在悲情中讓你于辛酸落淚時破涕為笑,就像在《蘇三起解》中,他是解公,卻在哄逗調笑中,把一個絕望的蘇三拉回希望的邊沿,小孩子看戲,不懂世道艱辛,卻懂得爺爺哄孫子的溫暖親切!還有新王家唱《柜中緣》的一個姐姐,她唱的和秦腔名旦全巧民幾乎不差一毫,俊美的扮相讓我常常想象我就是她,美麗溫婉,居深宅大院,粉墨世事。還有一個程家唱小生的,個子不高,但扮的小哥劍眉大眼,臉如滿月生輝,眸似秋水流波,唇紅齒白,惹人生戀。于是后來我就找了一個臥眉細眼,眸雖不似秋波臉卻如滿月的人,湊合地做了老漢,想象著跟他唱戲一輩子,和樂走臺。


    3 f1 ^* @! P8 K( A# C8 Y+ m

    上官村的這些唱戲的,還真都是能人。據說陜西著名秦腔藝術家任哲中老先生就在這學的戲,學戲的小名叫慶娃,老先生去世前半年還是一年,趁著七月十三的廟會,帶著女兒故地重游,還在這戲臺上開嗓一唱,感動全村。而他尋找的司丁民老先生,不知是他師父,還是師兄弟,也都離世,一切陳年舊事,茶余飯后之余,成了我寫進文字,道聽途說的傳奇。要知道,我那小時候,上官村人出門唱戲,可是號稱西北第二劇團,而那留著積苔殘痕的古戲樓,渾身上下躍動的,都是秦腔清脆的梆子響,那是我靈魂深處最牢最久遠的記憶。


    ' b7 s: `9 ]4 W0 e

    我小時候的農村,中國的七十年代,封閉,落后,看不到電影,更沒有電視。而農業學大寨,興修水利,壯勞力上了楊家河工地,其余人聽著隊長的鈴聲和叱罵掙工分。只有孩子們放了羊一樣亂跑,麥草積夾巷躲貓貓,偃倒的大麥地里驢打滾,總是被看飼養室的五爺連攆帶罵。為了看一場戲,總是在天沒有黑,黃昏還沒有被黑暗吞沒的半下午,早早地搬了凳子,占一個在戲臺下中央的地方,翹首以盼,等待戲的開演!而田里人都回來,戲臺下里里外外,層層疊疊,擁擁擠擠,都是人,真的如山如海!于是周邊,就撐出若干長長的竹竿,圍成一圈,把起哄的頭顱壓下去,讓后邊的人能看見。而臺下起哄的,往往都是臺上戲演到緊鑼密鼓處,臺下一群人就呼喝起來,如水流的懸渦,晃動旋轉,呼喝有聲,吸引了臺下人的注意,也都驚嘆唱和,呼應有聲!那時候的農村人,激動處不會鼓掌,就呼喝聲中回應,就憑添許多熱鬧,唱戲聽戲看戲的,就涌起陣陣高潮!


    7 O7 A- a: n( e

    這樣的戲臺下,小孩子知了禮儀進退,公平正義,雖大字不識,卻慷慨正義。有時候想,古人教育不普及,孝悌禮儀,口耳相誦,進退有序。或許教化就來自于臺上的故事,臺下的呼應!然而這一切,就象戲樓上下古舊墨黑的積年苔蘚,被生硬古板,毫無生氣的現代水泥抹去,了無生氣!

    戲臺是引領生活的靈魂,政治家需要王侯將相,老百姓需要生活調劑,模范人倫。如果都奔了王侯將相,沒有了模范人倫,調劑生活的樂趣,那戲臺,就只能遠離生活成為應景的傳奇,沒落在夕陽的余輝中,成為被黑暗吞噬的擺設,逝去了!


    # x0 b2 e1 \! r; i( L

    作者簡介: 偶然回眸,本名王小利,中學高級語文教師,從教25年。從專科畢業,到上本科、上研究生,卻始終覺得學歷解決不了教無成效的困惑。只有在揣摩生活中涅槃成文字,才會在生活的細節中升華出教化的光芒,于是,就在零零碎碎的文字斷片中,練練手,希望自己的課堂多些效果,自己的將來無愧于教師之名。

    責編 雷小河

    注:本文來源于公眾號大美西部觀察


    * D9 u6 f8 I2 m7 \. r/ y; h- h
    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
   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支持支持 反對反對
    回復

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發表回復

   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    本版積分規則

    關于我們
    關于我們
    友情鏈接
    聯系我們
    幫助中心
    網友中心
    購買須知
    支付方式
    服務支持
    資源下載
    售后服務
    定制流程
    關注我們
    官方微博
    官方空間
    官方微信
   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   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走势

    <dl id="dqxfx"></dl>
    <dl id="dqxfx"><ins id="dqxfx"></ins></dl>
    
    
    <progress id="dqxfx"><span id="dqxfx"></span></progress>
      <em id="dqxfx"></em>

      <delect id="dqxfx"><ins id="dqxfx"></ins></delect>

      <dl id="dqxfx"></dl>

      <dl id="dqxfx"></dl>
      <dl id="dqxfx"><ins id="dqxfx"></ins></dl>
      
      
      <progress id="dqxfx"><span id="dqxfx"></span></progress>
        <em id="dqxfx"></em>

        <delect id="dqxfx"><ins id="dqxfx"></ins></delect>

        <dl id="dqxfx"></dl>